网站首页 | 学校简介 | 高考综合改革 | 德育园地 | 教育科研 | 校务公开 | 国光党建 | 学校管理 | 图 书 馆 | 教研博客
 
>> 您现在的位置: 示范性高中校园网 >> 教育科研 >> 论文交流 >> 正文


立足素养,守正出新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645 更新时间:2018/11/13 22:35:43

立足素养,守正出新

——核心素养视阈下的高考语文变革及教学启示

 

福建省南安国光中学(362321)吴智勇

已发表《海峡语文读写研究》2018年第6CN35Q

[  ] 从语文学科核心素养的角度审视2017年高考语文全国卷的相关变化,不难发现高考评价体系和课标核心素养育人目标的高度契合、有机统一,试卷所呈现出的立足素养、守正出新的命题特点极具教学启示意义。如何深度解读高考试卷这些变化的意义并依此确定语文教学的方向,以通过高考全面落实语文核心素养培养目标的检验,这是值得一线教学高度重视并进行积极探索的课题。

[关键词]  核心素养  高考语文  变化  启示

 

从试卷构架到考查内容到题型创新,2017年高考语文全国卷调整与变化尺度之大引发广泛关注。对此,教育部考试中心张开等相关权威人士主动回应,认为这是在落实“立德树人”的考查目标,反映了“一核四层四翼”高考评价体系的相关内容,是“以‘核心价值’为引领,实现高考评价体系在‘必备知识’基础上对‘关键能力’和‘学科素养’的全面覆盖”;[1] 而赵静宇则认为这是以大量新题型的开发作为深化高考内容改革的具体载体来落实相应的改革目标。[2] 从这个意义理解,如何解读高考试卷的这些变化,探究其与语文学科核心素养培养目标的深层关系,进而寻找到积极有效的教学启示,对于一线教学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一、语言建构与运用

作为人类最重要交际工具的语言其生命力和价值主要表现在运用层面。语言建构与运用这一素养维度的相关要求所强调的正是语言运用能力,涉及到语感的养成、个性言语经验的积累、语言运用规律的把握,以及真实具体语境中的有效交流沟通等内容。高考与之相对应的考查内容是“语言表达”板块,包括语用题和写作题。2017年全国卷语用题所涉及的考题有成语使用、语病辨析、表达得体、语句补写和言语逻辑推断共五道试题。这些试题既考查了语言表达的基础性要求,涉及词语(成语)的积累运用、句子表达的正误优劣,表达的简明连贯等,也考查了语言表达的发展性要求,涉及语用修辞、表达得体、话语策略等。这三套试卷所命制的语用题从不同角度高度契合了2017版课标所强调的语言真实交际活动和能力等相关内容,其综合考查的命题特点、语用情境的设置和试题形式的创新,正是对这些语言建构与运用相关培养目标的具体落实,其教学导向意义是非常明确的。

在语言表达的考查方面,教育部考试中心权威人士认为2017 年的全国高考语文试卷,具有创新性突破的有三个方面:其一停考数年的表达得体题再次出现;其二是在“语言表达”的命题范围纳入了逻辑思维能力考查;第三是在作文中尝试加入与语言运用相关的写作任务指令要求。得体题的恢复考查,温儒敏教授认为这预示着语文教学回归本体的趋势第一次出现的言语逻辑推断题意味着高考语文对逻辑思维能力考查的强化,张开和赵静宇对此的态度相当明确,均强调不仅应重视语言表达中传统考查的结构搭配、表意明确诸问题,也应高度重视表达中的逻辑漏洞等思维层面上的问题。因此可见,不论是重新出现的得体题,还是首次出现的言语逻辑推断题(由于这种题型的考法相对比较简单,题型应该会有进一步的变化与创新),正是要强化语言表达能力的综合性考查,通过主动通过发挥“指挥棒”的教学导向功能,引导一线教学真正重视真实语用能力的培养,进而落实语文学科本该高度重视的准确、鲜明、生动、简明、连贯、严谨的语言表达要求。当然,作为语言表达“重头戏”的写作题,是最能考查出考生语文综合素养和语言表达能力的,因而2017年的全国卷作文题融入了交际语境下的具体语用要求的尝试,体现出鲜明的大语用色彩也不足为怪。全国Ⅰ卷要求运用几个关键词来写作,全国Ⅱ卷要求“合理引用”两三句名句,全国Ⅲ卷涉及到副标题的运用,这些具体写作任务指令显然是在真实语言运用的层面提出了更高、更明确、更符合生活情境的表达要求,这些具体要求自然也是与新修订课标重视语言运用能力培养的相关目标及要求相为呼应的。

总之,2017年全国卷强调了语文实际应用的同时,考查了更加综合的语文运用能力,呈现出了鲜明的基础性、应用性、综合性和创新性的特点。对此,教育部考试中心张开的观点很值得重视,他明确表示高考试卷在“突出汉语言本体、重视语文能力和语言运用方面,作出了有益的尝试。这些努力,将给语文教学提供很好的导向参考”。[3] 这样的观点亦可视作是对一线教学的善意提醒。由此可见2017年全国卷所体现出的语言本体回归、语言运用强化的命题特点,正是对以往语文教学某些忽略语文的工具性价值做法的一种有力反拨和纠偏,这对中学一线的教学与备考在充分落实语文科工具性价值和提高考生综合语言表达能力方面,具有重要的指导和引领价值。

二、思维发展与提升

众所周知,语言既是重要的交际工具亦是重要的思维工具。语言与思维二者的关系互为表里、相互依存、相辅相成,表面上是遣词造句,深层处其实是思维活动,因此语言表达水平实际上就是思维能力的体现。从这个角度理解,考语言表达其实也是在考思维能力。就2017年高考新开发的言语逻辑推断题来看,全国卷对思维能力及思维品质的考查显然较以往更为重视,对考生逻辑思维、批判性思维等高阶思维能力的考查力度进一步加大。以往的高考语用题,大多是就具体语言运用技巧或能力的层面设题,如词语的正确使用,语病的辨识与修改,连贯补写,图文转写等,虽然很多题目其实也暗含思维能力和思维品质的考查,但毕竟没有明确提出要求,很多一线教师对于思维能力和思维品质的培养其实是不够重视和自觉的。因此,言语逻辑题这种高考新题型的出现具有重要的教学引领意义,可以通过高考“指挥棒”的作用,有力地推动一线语文教学回归到语言与思维的本体方向上,引导一线教学更加关注与加强语言与思维的内在关系,在突出语言表达学习与应用的基础上,促进和提升学生的思维能力及品质,为培养学生的终身发展奠定必要的基础。通过语言表达的考查来达到逻辑思维能力的检测是这道语用新题型的创新亮点,也更具有语文的本体色彩,有利于引导考生培育谨慎、理性、负责的良好表达态度,促使他们在养成准确、严谨的语言表达习惯的同时也追求思维逻辑的清晰、合理和严密,尽可能避免表达中的逻辑错误与思维漏洞。

除了语用部分的言语逻辑题外,涉及逻辑思维能力考查的还有论述类文本和实用类文本两大阅读题。论述类文本阅读选用的文本材料具有鲜明的说理色彩,论证过程清晰严密,更适合用来进行逻辑思维和批判性思维的考查。三道题目虽然考查侧重点不同但对思维的要求都是比较高的——无论是理解、筛选并整合文中相关信息的能力,还是对论点、论据和论证方法的正确分析,亦或是在筛选、整合文中信息基础上的合理推断,均涉及到逻辑思维和批判性思维能力的考查。至于实用类文本阅读与以往相比也加大对思维能力考查的渗透力度,阅读材料的选用具有更强的时代感和更鲜明的实用性的特点,文本阅读材料由之前“文本+相关链接”的形式变为包含图表在内的非连续性多重复合文本,对筛选并整合信息及批判性阅读能力的考查也更加侧重。变革后的实用类命题形式和考查重点可以说其实更符合当下社会的阅读现实,能够较好地考查出考生对碎片化信息进行快速筛选整合的处理能力,及运用逻辑思维和批判性思维去把握不同材料之间的内在逻辑并对不同来源信息并做出合理判断的能力。因此,实用类阅读命题的变化必将有利于引导一线教学关注互联网时代碎片化阅读的教学问题及思维的灵活性、批判性等思维品质的培养。由于写作本身就是一种高级的思维活动和言语活动,自然更应加大对思维能力和思维品质的强化考查力度,如全国卷Ⅰ的十二个关键词、全国卷Ⅱ的六句名言均提供了批判性思维、创造性思维和思辨性写作的足够发挥空间,全国卷Ⅲ虽然要求以“我看高考”或“我的高考”为副标题作文,但在留足发散思维的空间之外,也考查了考生围绕主题写作的聚合思维能力以及理性思辨的思维品质。

学科能力的发展离不开思维能力的提升,“思维发展与提升”作为学科核心素养之一,其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这在2017年高考试卷已现端倪并在考查力度和覆盖题型上进行了成功的尝试,在接下来的高考中必然得到延续及进一步强化,正如赵静宇所言“对于思维品质考查来说,对逻辑思维能力的考查仅是一个开始”。[4] 因此,无论是从应考的角度还是基于学生学科核心素养发展的角度,怎样在语文学习实践活动中充分重视学生语言运用能力与思维能力品质提升的协同性发展问题,进一步提升与发展学生的思维能力特别是逻辑思维能力、批判性思维能力,这必然应是一线教学高度重视并积极探索的教学新方向。

三、审美鉴赏与创造

修订版课标在审美鉴赏与创造维度中明确指出学生应能在语文学习过程中通过审美体验、评价等活动,形成包括正确审美意识和健康审美情趣、鉴赏品位的审美鉴赏素养,并由此逐渐掌握表现美、创造美的方法。高考语文侧重于审美鉴赏考查的板块主要是文学类阅读与古诗词鉴赏两个板块,从2017年全国卷命题变化可知审美鉴赏能力的考查得到了强化,文学类文本阅读由原本的选作题变成必做题便是最明显的证据。全国三套卷考查了一篇小说和两篇散文,命题考查的范围还是比较全面的,基本覆盖了包括文体基本特征、表现手法、文学形象、作品情感内涵、主题理解与探究等在内的考点。值得注意的是,散文是2014年之后再次进入全国卷,对此张开并没有从文体选用方面进行相关解读与评价,而是发表共性的评价,认为这三份阅读题的命制方向与考查重点与文学阅读的核心要素如思想情感、人物形象、叙事艺术、语言风格等密切相关,是在全面检阅考生文学素养的基础上更加突出了审美鉴赏能力的考查。[5] 由此可见,高考文学类阅读考查的关注点其实并不是文体本身,而是如何从文学阅读的核心要素角度落实对考生“审美鉴赏能力”的考查。当然,在实际教学中,小说与散文毕竟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如何通过不同文学作品的阅读来落实文学素养培养目标,提升学生的文学审美鉴赏能力,这是一线教学应该重点思考的问题。就2017年全国卷三份试卷而言,小说只考一篇,散文考了两篇,这并不代表什么,而是应该含有充分发挥高考“指挥棒”的意味,目的还是在于纠偏一些文学阅读教学片面狭隘倾向的作用。毕竟,文学类文本不仅小说,还有散文、戏剧、诗歌等,如果高考文学类文本阅读只侧重考小说的话,容易导致文学审美教育的功利化、狭隘化和片面化,从而影响到学生正确审美意识、审美情趣和鉴赏品位的形成。因此,2017年高考对散文的考查比重当然这不意味着2018年高考就一定会考散文,更多的是一个善意的提醒。其实考什么文体并不是最重要的,但重视学生审美鉴赏能力的全面培养可能将成为今后高考力推的重点方向之一,必须引起高度的重视。

作为审美鉴赏能力常见考查对象的古代诗歌阅读,基本上都是从形象、语言和表达技巧的鉴赏和思想内容、作者观点态度的评价角度设题考查。2017年全国三道古诗鉴赏题虽然命题的侧重点有所不同但都是围绕这些考查要点设置考题,例如全国Ⅰ卷客观题涉及到鉴赏文学作品的内容、分析作者在文中的观点态度等的考查,主观题则通过赏析名句来考查文学作品语言、表达技巧能力的鉴赏能力;全国Ⅱ卷、全国Ⅲ卷命题角度略有不同,但也都是围绕以上所涉及的形象、语言、情感、表达技巧而命制的,差别只是在客观题或在主观题的进行考查,考三道古诗鉴赏对于文学审美的考查点也都比较全面。因此,对于古代诗歌的教学与备考,不要只是简单地关注到命题形式从两道主观题到客观题和主观题的组合的变化,而更应关注并抓住审美鉴赏能力培养这一根本性问题。总之,如何通过语言手段把握文学作品的形象和内容,借助于表达技巧和语言特征等的分析鉴赏,正确理解并合理评价文学作品中的思想感情等,进而提升考生的审美鉴赏能力,是值得深入思考并力求落实的重要问题。

四、文化传承与理解

2017版课标在文化传承与理解维度方面,关于文化的内涵要比以往更为丰富,除了强调学生要继承和弘扬包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在内的“三大文化”外,还强调要增强文化自信与拓展文化视野,应善于理解和借鉴其他地区和不同民族的文化等。如果说传统文化的认同、积淀与传承,文化视野的开拓及文化自信的树立,对于一个人的成长、成材是极为重要的因素的话,那么本就蕴含着丰富历史人文因素等文化资源的语文学科,与其他学科相比在落实“以文化人”育人目的拥有着更多优势、资源与途径,因此“突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考查重点、全面彰显文化自信,不仅是语文科的应有之义,更是优势所在、职责所系。”[6] 作为高考选拔和育人直接载体的高考语文试卷,应以培育考生在文化传承方面的自觉意识,引导他们增强文化自信,理解、认同、热爱本国文化作为命题重点,试卷从整体设计到具体细节理均应积极渗透并有效传达“立德树人”的正确价值观念和优秀人文精神。而事实上近几年的高考语文也是这样做的,2017年高考全国卷最突出的特点便是“聚焦中华优秀文化,全面彰显文化自信”。古代诗文阅读板块试题文本材料的选取方向着重于展示传统文化中优秀品德情操等相关,如名篇默写的命制选取了呈现自我超越、责任担当等优良品质的庄子《逍遥游》、杜牧《阿房宫赋》等传统名篇;文言文阅读的文本材料选取了像谢弘微这类具有清廉正直、笃于亲情等中国传统道德楷模的传记,均能积极渗透立德树人的育人目标;古代诗歌阅读同样注重价值观念和人文精神的传导,如全国Ⅰ卷所选取的欧阳修《礼部贡院阅进士就试》不仅表达了欧阳修为国选材的使命感、责任感和奖掖后进的美德,也凸显古代选拔人才德行为先优秀传统的当下意义;全国Ⅱ卷选取苏轼的《送子由使契丹》表现了兄弟情谊之时,也强调了自觉维护国家尊严的使命感和豁达积极的人生态度;全国Ⅲ卷选取白居易《戏赠元九、李十二》则体现了关心疾苦、关注现实的担当精神和对气节的自我坚守。这些古诗文阅读试题在引导考生树立积极的价值观和人生观,传承并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唤起社会责任感和时代使命感方面的用意是十分明显的。此外全国Ⅱ卷写作题,其所提供的材料为六个中华名句,分别来自古代、近代和现代不同时期,包含了自强奋发、家国情怀、豁达自信、敢于担当等丰富内涵,涉及个人“小我”与家国、社会“大我”等不同层面,既体现了中华优秀文化的传承有序与生生不息,也是中国文化博大精深、绵延不绝、历久弥新的生动写照。不仅有利于积极引导考生以古鉴今,在理解、弘扬、传承三种文化的同时结合个人的发展以全面提升个人的人格境界,进而指导他们主动探寻实现人生价值的正确方向和路径。除此之外,2017全国卷高考还积极引导考生关注、参与当代文化,无论是全国Ⅰ卷的论述类阅读涉及到的全球视野的“气候正义”问题,还是全国Ⅱ卷实用类文本阅读的“垃圾分类”问题,还是全国Ⅲ卷文学类文本阅读的民族团结大背景下的人情之美,亦或是全国Ⅰ卷写作题的帮助外国青年读懂中国等试题,在拓宽他们文化视野的同时,也引导他们积极关注并主动参与当代多元文化。

综上所述,从语文核心素养的四个维度审视并深入解读2017年全国高考语文试卷的新变化,不难发现以“立德树人”为核心的高考评价体系和语文学科核心素养已在这三套试卷中实现了高度的契合和有机统一。随着2017年修订版课程标准的正式颁布,并且还新增了学业水平考试与高考命题建议,结合2018年考试大纲所体现出来的延续性,我们有理由相信2017年高考语文命题的新变化绝非偶然,而是意味着新的命题趋势以及对教学改革的新的引领方向。高考命题方向与课标内容的变化,随之而来的必然是教学和备考方向上的跟进,因此,如何探寻教学改革与高考备考的明确方向和有效做法,以顺利通过高考关于学生语文核心素养的检验,这是值得一线教学高度重视并积极探索的新课题。

 

参考文献:

[1][5][6]张开.强化育人 突显改革——2017年高考语文试题述评[J].中学语文教学,2017(7)

[2][4]赵静宇.高考语文新题型的使用与逻辑思维能力的考查[J].语文教学通讯,2017(7-8)

[3]张开.回归语言本体重视语言运用——2017年高考语文试题评价[J].语文建设,2017(8)

 

作者简介:吴智勇,教育硕士,泉州市语文学科带头人培养对象,在《中国考试》、《语文教学通讯》等刊物发表论文近30篇,其中两篇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转载。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教科文章:

  • 下一篇教科文章: